在离婚时,如果当事人无法决定子女的监护权,法院将为他们决定事项。如果没有关于监护权的法院命令,在这令情况下,父母双方都有平等的监护权。

在纽约州,如果孩子年满18岁或以上,监护权不再是问题。但是,父母双方都有责任为孩子提供金钱支持,直到孩子年满21岁为止。如果法院裁定孩子已经济独立,孩子的抚养义务可能在孩子21岁之前结束。

在讨论儿童监护权时,必须区分法务监护权和人体监护权。拥有法务监护权的一方有权就子女的照顾做出重要决定。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决定与孩子的教育,医疗和宗教教育有关。

人体监护权是关于孩子居住的地方。被授予人体监护权的一方是孩子将在50%以上的时间一同居住的一方。

有时父母被授予联合法务监管权。在这种情况下,父母双方都有平等的权利决定如何抚养孩子。父母双方都可以否决另一方的决定。

联合人体监护也是可能的。在这种安排下,孩子与每个父母一起居住相同的时间。

当只有父母一方获得人体监护权时,另一方将有权探视孩子(visitation)。

通常,只有父母才可以获得子女监护权。对于非父母获得监护权,必须有特殊情况,例如遗弃子女或长期忽视子女。

在决定监护权时,法院会考虑“孩子的最大利益”。也就是说,谁将是照顾孩子的最佳人选。

在决定孩子的最大利益时,法院通常会考虑下列因素。法院不需要考虑所有这些因素,法院也可能会考虑除此之外的其他因素。

已有的安排
如果孩子大多数时间已经和父母一方一起住,那么法院可能会考虑不改变监护,因为这会为孩子提供更多的稳定性。此外,如果父母之间预先已有关于监护权的协议,法院则将其视为当事人已经考虑并决定谁是更好的监护父母的证据之一。

主要看护人
当父母双方仍然生活在一起时,花费更多时间照顾孩子的一方将获得监护权优点。

生活环境
能够提供安全的家庭环境的父母一方将被优先考虑。如果在家中有容易接近和无人看管的枪支等危险物品,或者家庭经常有暴力或滥用药物的访客,法院将视为负面因素。

父母的可用时间
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的父母一方将优先于必须依赖其他人照顾孩子的一方。

托儿安排
如果父母双方都有工作,法院可能会考虑哪个父母可以提供更好的托儿安排。

父母的财务状况
如果父母一方无法在经济上为孩子提供合适的住房,那将是一个反对给予他/她监护权的一个因素。法院还将考虑子女抚养费对父母双方财务的影响。

父母的身心健康
如果父母一方患有抑郁症或两极分化等精神健康问题,他/她就不太可能获得监护权。此外,父母的身体健康也是决定监护权的一个因素,因为父母的身体疾病或残疾可能会对他/她照顾孩子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

毒品和酒精滥用
滥用毒品和酒精的父母将被视为对儿童的福祉产生负面影响。

对配偶的身体虐待
法律要求法院考虑家庭暴力对儿童的影响。施虐者不太可能获得监护权。在这方面,法院还意识到,监护权斗争的当事方有时可能无理由指控家庭虐待。法院将认真考虑此类指控的可信度。

  忽视或虐待儿童
忽视和/或虐待孩子的父母被监护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但法院会认真考虑此类证据的可信度。

干扰探视
法院理解,促进儿童与非监护父母之间的健康关系是儿童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父母一方故意使另一方难以行使其探视权,法院不太可能向这样做的一方提供监护权。

孩子的偏好
在确定监护权时,法院将考虑孩子的偏好。法庭还将调查为什么孩子更喜欢与父母一方而不是另一方生活。例如,如果孩子更喜欢父母一方,因为这一方让孩子在没有设置适当边界的情况下做任何孩子想做的事情,这可能会影响这一方的监护权获胜机会。此外,年龄大的孩子的意愿通常会被更详细考虑。

对孩子的教育
如果父母一方能够提供比另一方更好的教育环境,那么这是监护权的决定的优点。例如,父母一方可能住在一个学区评分比较高的地方。

宗教信仰
如果父母属于不同的宗教,而孩子相信其中一个宗教,那么可以继续为孩子提供相同宗教环境的父母可以被视为决定抚养权的一个因素。

孩子和兄弟姐妹一起生活
法院通常更愿意让孩子和他/她的兄弟姐妹一起生活。

父母在法庭上的行为
如果父母一方通过他/她在法庭上的行为表现出良好的品格,这在法庭判决监护权时将被视为有利因素。